“于欢案” | 除了愤怒拔刀,就没有别的方式解围吗?

来源: 阅读数:   日期 : 2017-03-27



刺死辱母者”,无疑是这个周末最受关注的一个事件。


据南方周末报道,2016年4月,山东省聊城市冠县的一家公司办公楼内,当着儿子于欢的面,女老板苏银霞遭受了高利贷催债团伙持久的虐待和极端侮辱。警察出警后并未阻止这场羞辱,警察随即离开后几分钟内,于欢摸出一把水管刀,刺向侮辱母亲的人。被刺伤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就医,并且未选择较近的医院,到达较远的医院后,未及时就医,与医院人士争执并打闹10分钟后,终失血过多休克死亡。


学案因暴力催债引起,今日审判结果一出,有人抑制不住愤怒,有人为于欢感到不公,也有媒体看到“企业家的恐惧”。


据了解,女企业家苏银霞曾向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现已被追究责任)借款135万元,月息10%。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剩余17万元,实在无力偿还,因为杜志浩等一起催债人员上门催债,后续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女老板苏银霞所开的公司,名为“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并在济南设有分公司,法人皆为女企业家苏银霞。企业的经营范围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包括:生产减速机、汽车配件、轴承锻件等钢管钢制品等。


苏银霞借高利贷的2014年和2015年,正值钢价一路暴跌之际。其间,银行收紧了对钢铁行业的贷款。这些因素交织成了日后苏银霞一家悲剧的经济大背景。


2015年至2016年间,苏银霞及源大工贸面临着来自借款者、银行、融资租赁公司的诉讼,涉及金额接近2000万元。


今年2月,因未执行法院的还款判决,苏银霞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此时,距离“于欢刺死辱母者案发”已经过去10个月。


抛开事件本身,这场催债血案从侧面反映了地方实体经济——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窘境。银行贷款门槛高,资本又不关注创新能力弱的地方实体经济,苏银霞被迫去找高利贷,却意想不到跌入了“深渊”。



(源大工贸厂区 来源:南方周末) 


借高利贷时正值钢铁市场不景气

  ▼


资料显示,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位于冠县工业园区内,济邯高速(青兰高速)冠县出口南500米,占地120亩,注册资金2000万元,现有职工200人,其中高级技术人员16名,自主设计研发人员10名。


各大采购网上,山东源大工贸介绍称,其业务包括摆线轮、圆钢、无缝钢管制品。一家采购网站称,山东源大集钢材铸造、锻打、营销一体,年生产轴承钢坯1万吨,“是山东西王钢铁和石家庄钢铁的协议户,年销售能力3万吨”。


一个能够为当地解决200个就业岗位的中型实体企业,在月息10%的复合利率下就这样被压垮。月息10%的复合利率到底是什么概念?这相当于年息313%,远远高于国家规定的合法年息36%的上限,本身就不受法律保护。苏银霞在还款已经远远超过借款本额上百万的情况下,依旧还不清利息。


看似风光无限的女企业家在高利贷面前也被逼得“走投无路”!


苏银霞案件像一面棱镜,折射出在创业维艰的环境下企业家不仅承受着挑企业大梁的压力,为了保住企业连做人的尊严也被不断剥夺。实际上,这并不是个案!


(源大工贸在一些网站上的介绍)


据南方周末报道,20147月和201511月,因公司经营困难,苏银霞分两次向经营投资公司的吴学占借款100万元和35万元,约定月利息10%


彼时正值钢铁行业经历寒冬。2015年,钢材价格连续4年下降,综合价格指数由81.91点下跌到56.37点,下降幅31.1%


中钢协表示,钢材价格的持续下跌,是导致企业生产经营困难的直接原因。


苏银霞的源大工贸,主营产品之一是无缝钢管。据生意社监测,自2015年初以来,20#无缝管市场价格从1月初的3364.44/吨下降至年末的2414元,跌幅为28.15%



工信部网站刊发的一篇文章称,2015年,由于钢铁被明确为产能过剩行业,绝大部分钢企融资贵、续贷困难、授信规模压缩、涨息和抽贷等问题突出,“少数企业因限贷、抽贷已出现停产现象”。


上述报道部分来源新京报记者 张帆 尹聪


“很多民营钢企拿不到资金,以至于不得不借助影子银行等民间借贷;利率从12%20%不等,融资成本平均达到15%。”新华社下属《经济参考报》报道称。


民营女企业家远不止一比高利贷借款

  ▼

(与苏银霞及源大工贸有关的借款诉讼)


20161月,源大工贸向浦发银行聊城分行借款788.8万元,年利率5.7%。借款为期半年,自20161月至20167月。该笔借款由苏银霞夫妇及冠县柳林轴承公司做担保。


冠县柳林公司与源大工贸之间,或存在互相担保的关系。去年8月,浦发银行聊城分行向法院诉求,请求冻结或查封柳林公司、源大工贸等公司价值510万元的存款或财产。


综合上述案件,源大工贸涉及金额接近2000万元。


经查询发现,今年2月至3月间,苏银霞已经三度被法院列入失信人被执行名单。两次为拖欠租赁公司的租金,另一次为20153月的100万借款。系统显示,苏银霞“未履行”法院的判决。


(今年2月,苏银霞被列为失信人)


判决书显示,租赁公司诉源大工贸的官司,判决时间为201512月;100万元借款的官司,判决时间是在201612月。


南方周末的报道还称,于欢案发后,苏银霞因一起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也被警察带走。


20172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10天之后,因与租赁公司的租金问题,苏银霞被济南市市中区法院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


20164月,于欢案发,失去自由。彼时,钢铁市场已开始复苏,又一轮钢铁牛市呼之欲出。


(近期无缝钢的价格走势  来源 兰格钢铁)


有数据显示,2016年,108*4.5无缝钢管价格从年初的2613/吨上涨到年末的4379/吨,涨幅67.6%25日,有媒体用“赚钱比印钱还快”形容当下钢材市场的火爆。


从“于欢案”看中国中小企业困境

  ▼

最近一则火爆朋友圈的隐喻或许能给出一个答案:

A先生制造业企业家,员工上百人,去年利润只有10万。

B先生啥也没做,前年在深圳买了套房子,涨了300万。

C先生外企高管,去年重仓美股,涨幅跟B先生的房子差不多,但再加上人民币贬值的幅度,他成了三人中收益最高的人。


A、B、C三人的故事,构成了这个时代的典型隐喻。它包含了实体经济的困境、资产泡沫的疯狂、汇率问题引发的利益重构。


房价、股价、资本这些与实体经济包括制造业在整个经济链条中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经济低迷—货币宽松—楼市回暖—资产泡沫—脱实向虚,这似乎成为经济的一个写照,也是苏银霞事件折射出的经济环境。银行贷款资质本来就很难审批,加上民间投资断崖式下跌,给高利贷等金融乱象钻了空子。


可以说,苏银霞事件是整个经济大环境下的写照,像苏银霞一样为解决资金燃眉之急的中小创业者中国有千千万万。银行贷不出款,只能找吴占学这个表面上是地产商,实际上是黑社会头子的人借高利贷,还不出钱就各种炮制。只是,在这个案件中,人性的丑陋被放大,孝顺与复仇被矛盾激化。


当“于欢案”发生后,源大工贸已经拿不出一分钱,是冠县工业园22家企业共同出资十几万帮于欢打官司。他们担心的是,苏银霞和于欢母子的遭遇,将来或许就是他们自己的遭遇。


中小企业的出路在哪里?


经济低迷、货币宽松、楼市泡沫造成的资本脱实向虚确实是中国中小制造业窘迫的重要原因,面对传统制造业持续低迷,融资持续困难,他们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对中国来说,制造业成本优势已经所剩无几。小的代工厂和加工企业,如果没有特别的竞争力(竞争力包含技术/价格/交期),肯定会逐渐倒下,取而代之的是管理水平高,技术先进的大中型制造业企业。总之,中小制造业的竞争力逐渐减弱这里面有外因和内因。


制造业的情况反应的是实体经济的脱实向虚,这不仅仅会导致房价高企——清华毕业生也买不起一幢学区房,更有可能使没有核心竞争力的劳动者面临失业,影响最大的是80、90后,要知道80、90的退休年龄要延迟到65周岁以后,没有核心竞争力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晚景?


面对债务融资的高利息的持续重压下,中小企业融资发展道路究竟在哪里?


债务融资是指企业通过举债筹措资金,资金供给者作为债权人享有到期收回本息的融资方式。相对于股权融资,它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短期性。债务融资筹集的资金具有使用上的时间性,需到期偿还;

(2)可逆性。企业采用债务融资方式获取资金,负有到期还本付息的义务;

(3)负担性。企业采用债务融资方式获取资金,需支付债务利息,从而形成企业的固定负担。

实际上这种附加风险包括两个层次:一是企业可能丧失偿还能力的风险;二是由于举债而可能导致企业股东的利益遭受损失的风险。当企业不能按期偿债时,将面临丧失信誉、负担赔偿,甚至变卖资产的风险。


融资是一种技术,更是一种艺术,对于融资企业而言,最重要两件事,第一,是要认清自己,明确自己的定位;第二,就是结合自己的定位,找到合适的金融工具或者金融工具的组合。而在融资的定位和实施过程中,有专业机构的参与和协助会更加事半功倍。


相比之下,股权融资是指企业的股东愿意让出部分企业所有权,通过企业增资的方式引进新的股东的融资方式。股权融资所获得的资金,企业无须还本付息,但新股东将与老股东同样分享企业的赢利与增长。其三大特性成为越来越多中小企业的选择:


长期性

股权融资筹措的资金具有永久性,无到期日,不需归还。

不可逆性

企业采用股权融资勿须还本,投资人欲收回本金,需借助于流通市场。

无负担性

股权融资没有固定的股利负担,股利的支付与否和支付多少视公司的经营需要而定


所以,在同情于欢母子遭遇的同时,我们或许也像冠县工业园22位帮于欢母子打官司的企业家一样,有着深深的不安全感。不安全感的根源在于,中国中小企业持续困难的融资现状。


股估所愿这“哀殇”不再发生。


部分素材来源:公司秘闻、南方周末、新浪微博、知乎


联系我们
电话:0755-88662838
邮箱:Service@qheezx.com
地址:深圳市深南大道2012号深圳证券交易所广场38楼

合作伙伴
前海股权交易中心 厦门两岸股权交易中心 江西联合股权交易中心 中域保理

关注我们

股估所官方微信
股估所官方微博